廈門日報刊發我校教師文章談加快廈門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

   

  編者按:729日,《廈門日報》“理論在線”刊發我校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撰寫的理論文章《加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 推動廈門經濟高質量發展》,文章分析了推進廈門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的良好基礎和獨特優勢,并從鼓勵發展服務型制造、進一步完善政策支持體系、加大力度建設產業融合平臺等三方面,對加快廈門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提出了對策建議。

 

加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 推動廈門經濟高質量發展

來源:廈門日報  2019-07-29

 

【編者按】廈門理工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是在原思想政治理論課教研部的基礎上,于20161222日更名成立的。學院堅持學科引領,凸顯內涵建設優勢,及時將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融入思政課教學,在全校各年級開設了學習新思想專題課,有力推進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進教材、進課堂、進師生頭腦。 此外,學院還增強社會服務能力,成立了兩個服務社會的研究中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與廈門發展研究中心,為廈門經濟社會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本期“理論在線”特刊發廈門理工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專家撰寫的兩篇理論文章,以饗讀者。

 

●何軍明  廈門理工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海上絲綢之路與廈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20181213日,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推進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20181219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推進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堅定不移建設制造強國”作為2019年的重點工作任務。

  相對于傳統制造業,先進制造業不斷吸收高新技術成果、現代管理方法并在制造業的各個環節和流程上進行全面綜合應用,實現制造業的信息化、自動化、智能化、生態化和柔性化;現代服務業則是以現代新興商業模式、新型服務模式和創新管理方式為特征,以新一代互聯網和信息技術為依托的服務產業。隨著現代經濟和科技的不斷發展,互聯網與信息技術的飛速進步,制造業與服務業已經逐步擺脫了原來的簡單分工關系,出現了互相滲透、互相融合的發展趨勢。

  當前,世界制造業的價值鏈分工不斷細化深化,各個領域的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制造業逐步把自身的生產性服務部門進行外包或者分離出去,形成了制造業服務化的趨勢,這種外包和分離進而發展成為現代生產性服務業。現代服務業的發展可以提升先進制造業在價值鏈上的地位,促進專業分工進一步深化,降低成本并提高生產效率;先進制造業的發展則可以為現代服務業提供市場、技術等資源,推動現代服務業向專業化和高端化發展。因此,加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是推動產業升級,增強企業國際競爭力的需要;是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的需要;是建設制造強國,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需要。

  廈門作為現代服務業和先進制造業集聚的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加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將為廈門經濟高質量發展帶來新動能。

 

  廈門具備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的良好基礎

 

  1.現代服務業走在全國前列。廈門市服務業較為發達,在GDP中占比較高,2018年廈門市GDP的三次產業結構為0.541.358.2,服務業占比達58.2%,對GDP增長貢獻率達到54.6%2014年,《廈門市現代服務業綜合試點方案》獲得國家財政部、商務部批準并啟動現代服務業綜合試點,廈門成為國家現代服務業綜合試點城市。近年來,廈門通過重點扶持信息服務、現代物流、電子商務三大領域的前沿示范和公共服務平臺項目,著力推動服務業升級換代,打造區域經濟發展新引擎。2019年,廈門現代服務業綜合試點工作被財政部、商務部評為優秀等級,廈門市的“財政支持機制”“基金支持體系”等五個現代服務業綜合試點典型經驗獲全國推廣。

 

  2.先進制造業迅速發展。廈門市委市政府提出了培育打造制造業千億產業鏈群的宏偉目標,全面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鼓勵企業研發創新,大力扶持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先進制造業快速發展。目前,廈門市資格有效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達到1626家,占全省總數的42.79%2018年,全市資格有效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實現工業產值2060億元,同比增長11.8%,規上工業完成工業總產值6392億元,實現規上工業增加值1611億元,比上年增長8.8%,增速創4年來最好水平。

 

  3.服務外包產業發展水平高。廈門于2010年獲批成為全國第21個“中國服務外包示范城市”。2015年以來,廈門服務外包合同金額和執行金額年均取得兩成以上增長。2018年在商務部通報的“最新中國服務外包示范城市綜合評價結果”中,廈門市在全國31個示范城市中位居第六。2018年廈門市服務外包執行金額達40.3億美元,同比增長22.4%,約占全省的80%,服務外包企業達681家,執行金額超1000萬美元的服務外包企業達63家,太古發動機服務公司入選中國服務外包領軍企業10強,新科宇航和億聯網絡入選中國服務外包成長型企業100強。廈門自貿片區、軟件園等服務外包示范園區進一步做大做強,廈門軟件園榮獲“中國服務外包產業集聚園區”稱號。飛機維修外包、軟件和信息系統運營維護外包、工業研發設計外包、供應鏈管理外包、動漫游戲研發和運營外包等特色服務外包業務加快集聚。

 

  廈門擁有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的獨特優勢

 

  廈門積極構建現代產業支撐體系,全市信息化環境不斷完善,信息資源開發利用與共享取得明顯成效,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取得了顯著成效。201810月,廈門入選首批服務型制造示范城市,全國僅6個城市入選。被國務院評為“促進工業穩增長和轉型升級成效明顯的市、直轄市轄區”,被國家四部委確定為“產融合作示范市”。

 

  1.制造業服務化趨勢明顯。隨著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新模式在制造領域的發展和應用,廈門制造業正在加速服務化的進程。軟件和信息服務企業運用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服務制造業企業,相繼涌現了一批互聯網運營平臺;集成電路設計、信息安全、嵌入式軟件等高附加值的制造業服務外包高端業務增速加快,涌現一批具有較強競爭優勢并處于領先地位的企業。

 

  2.工業互聯網快速發展。廈門有較強的互聯網相關產業基礎,企業對工業互聯網的認知較早,龍頭企業基于自身業務拓展建設工業互聯網主動性強,中小企業管理、生產、設備上云積極性高。廈門發布了《廈門市“企業上云”行動計劃(2018-2020年)》,出臺了《廈門市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發展規劃(2018-2022) 》等政策文件,營造了良好的工業互聯網發展政策環境,目前已儲備工業互聯網各類服務商10余家,加快推進以工業互聯網為基礎的制造業服務外包。

 

  3.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模式不斷創新。制造業企業積極響應互聯網時代日趨多樣化、定制化、小型化的用戶需求,服務型制造、網絡化制造模式不斷演進。重點行業龍頭企業在智能制造領域頻頻發力,成功開發了一批智能裝備、產品與服務,智能制造基礎支撐條件不斷完善,制造業服務外包的模式也在不斷創新和演變。

 

  4.涌現出一批制造業服務外包企業。廈門的制造業服務外包企業目前已經涉及制造業環節的多個領域,涌現出一批競爭力強、發展前景好的制造業服務外包企業。如電子信息服務方面有戴爾、廈門歌樂電子、聯想移動、大北歐通信設備、廈門民航凱亞、廈門鈴盛軟件等;IC設計服務方面有廈門元順微電子;工業設計服務方面有廈門拙雅;運營維護方面有廈門太古、廈門新科宇航等。

 

  加快廈門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的對策建議

 

  廈門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也存在一些問題,主要表現在:一是當前生產性現代服務業的支撐能力較為不足,現代服務業企業的技術水平和服務能力與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的要求還存在差距;二是先進制造業對現代服務業的引領作用還需要進一步加強,制造業企業向服務型制造轉型還存在不少困難;三是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帶來的新業態、新模式,迫切需要在財稅金融體制等方面進行制度創新并加大支持力度、完善支持體系。

 

  廈門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加快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

 

  1.鼓勵發展服務型制造。鼓勵制造業企業積極拓展大型及關鍵設備的在線數據采集、運行分析、故障診斷、系統維護和設備升級等增值服務,為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提供專業化、系統化制造服務,實現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鼓勵大中型制造業企業通過業務流程再造和商業模式創新,將生產流程中的非核心但具有優勢的原料采購、研發設計、咨詢管理、物流運輸等環節從原企業分離出來,設立具有獨立法人的企業,為行業提供專業化、社會化生產性服務。

 

  2.進一步完善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的政策支持體系。從財稅、金融、人才等多方面給予支持,尤其是對向服務型制造轉型的先進制造業給予較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制定相關政策鼓勵原來主要承接母公司業務的服務外包企業拓展業務范圍,積極與先進制造業企業對接,繼續推進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培育和引進一批工業互聯網相關的有競爭力的企業。

 

  3.加大力度建設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產業融合平臺。圍繞企業發展過程中的技術、運營、商務、資金等需求,分別搭建不同類型的產業發展融合平臺。一是公共技術服務平臺。以“民辦官助”為主要模式,建設包括人工智能超算平臺、云服務平臺、硬件研發支持平臺等大數據公共技術平臺。二是產業協作平臺。由政府牽頭組織先進制造業重點產業鏈上、下游相關企業成立產業協作聯盟,打造企業交流協作平臺,幫助先進制造業企業與現代服務業企業實現產業協作。三是商務服務公共平臺。與高水平中介機構合作,以政府購買服務形式,與高水平中介機構簽約,從市場、人才、金融、法律、知識產權等各方面為企業提供高水平、低收費的簽約服務。四是科技金融服務公共平臺。與金融機構合作打造“項目-資本”對接平臺,匯聚金融機構和各類基金,組織路演會,促進項目與資本對接,著力解決一些現代服務業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